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关于我们

2015-7-31 21: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87| 评论: 0|原作者: 今日卡城主编|来自: 今日卡城

摘要: 曾经很多次的想过,这会是怎么样的一篇“关于我们”;也曾想过,一定要在这里写出我们的豪情壮志,一定要在这里喊出漂亮的“最好”“最大”的口号;也曾想过,在这里如何努力煽情地写出一篇所谓“难忘”的“关于我们 ...
曾经很多次的想过,这会是怎么样的一篇“关于我们”;也曾想过,一定要在这里写出我们的豪情壮志,一定要在这里喊出漂亮的“最好”“最大”的口号;也曾想过,在这里如何努力煽情地写出一篇所谓“难忘”的“关于我们”。

然而,真的到了要写这篇“关于我们”时,却已经是一路走来的今天。2015年的8月1号,“今日卡城”中文网站上线的日子!此时此刻,我这样安静地坐在电脑前,没有为8月1号上线激动,也没有为曾经那些豪情壮志感慨,心底能够自然流淌出的文字,就是一路走来那个最真实的“我们”!

“我们”很平凡很普通,不大不小的年龄,不左不右的思想,不积极不消极的人生观。在这种平凡和普通之下,“我们”天真地以为,只需要有人写代码,有人写文章,有人做平面设计就可以做一个门户网站了。于是一切变得那么简单,给网站起名字也没有绞尽脑汁,有人在手机上随便写了几个名字,拿出来讨论后,有些不好听,有些中英文不好搭配,很快,“今日卡城”Today Calgary这个名字脱颖而出。

有了名字,就仿佛有了灵魂,也有了一个抽象的“我们”!按照我们的简单想法,有人去做后台程序,有人开始搜集各类文章,有人设计“我们”网站的门面了。“我们”高兴地一路前行,虽然,那时是冬天,却觉得动力十足,因为一个“最好”“最大”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现在想想,幸好那是冬天,在屋里再温暖的幻想后,还是要出门,可一出门,刺骨的寒风,立刻会散你在屋里温暖的幻想,一个寒颤一个激灵过后,头脑顿时清醒!“我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我们”,“今日卡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网站?“我们”要传递是什么?是文字?是图片?是信息?究竟是什么?

有过纠结,有过沉默,有过停滞,有过争执,幸好,从未停止!一次次碰撞的沉淀过后,“我们”似乎渐渐地放下了初时的浮躁冲动,尝试着不再仅仅是用手去做用脑去想,而是用心去体会!于是,看到了“我们”需要传递的是中西文化,“我们”希望做到的是让卡尔加里的中国人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

可是,文化好大,精神很空,实现起来好困难!

轻松地一路前行终于遇到了迷雾山路,“我们”知道前方,却不知道如何去往前方。

一次次静静地思考中,“我们”想到,在微信公众平台微信聊天群如此铺天盖地的时代,在这样一个任何事物都讲求“短、频、快”的时代,一个门户网站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写到这里,本来飞速敲击键盘的手指,赫然停止了很久,终于知道,即便是回想过去,仍然一样艰涩。在那段艰涩的过程中,“我们”中的每个人都做出了努力,也是在那段艰涩的过程中,“我们”中的每个人都知道了,谁都不是单纯的IT,谁都不是单纯的文案,谁都不是单纯的美编,谁都不是网站的机械手,“我们”要把我们这个小小群体的精神凝聚起来,带着我们共同的精神去创建我们的“今日卡城”!

经历过后,才会发现,其实我们应该相信精神的力量。精神,其实就是可以让人内心可以产生共鸣的那道频率!在那份共鸣下,“我们”知道了辛勤开垦“今日卡城”这片土地,并不是为了让“我们”一家独舞,也不是为了让商家作秀。这片土地,是为了给那么多分散的信息提供一个平台;这片土地,是为了让有用的信息被永远的保留下来更方便地被需要的人找到;这片土地,是为了让卡尔加里中国人生活的点点滴滴被尽可能完整的记录下来;这片土地,是为了让懂得中文的人们在休闲时刻看到熟悉的方块字,那种感动,谁能懂?

今后,无论是Google或是百度上,输入卡尔加里中国人时,会搜索到一些真实有效的信息,也能够看到卡尔加里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让世界各地的中国人通过这里能够看到卡尔加里中国人是怎样微笑着、快乐着、坚强着……

这是一片需要承载太多东西的土地,所以,“我们”心必须踏踏实实地施肥浇水,为的是“百花齐放”的那一天。

感谢“我们”中间说出“百花齐放”的那个人,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正是卡尔加里2015年的春天!就在这个春天里,“我们”放下了“最好”“最大”,因为,“我们”找到了“最美好”!

当时那个信手拈来的“今日卡城”,被“我们”格外珍惜了,“我们”希望它每天都是今天,每天都是新的,每天都要进步,每天都要为卡尔加里的中国人多做一点儿实实在在的事情。

最后,还是想回到最原始的那个“我们”,“我们”很平凡很普通,所以,“我们”需要成长、需要鼓励、需要支持、需要你们的信任和批评!

衷心感谢你,我们的朋友!来,试着在这里种下一朵花,让“我们”陪你走过四季,走到那个百花齐放的季节!

                                
                                                                                                                                                                             写于2015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