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请在泪水中记住我的笑容

2016-4-10 09:46| 发布者: 今日卡城主编| 查看: 609| 评论: 0|原作者: 西楼

摘要: 请你在泪水中记住我的笑容—— 谢谢你

那是一座美丽的校园,四月樱花灿,八月桂花香,十月枫叶红,腊月梅花开。樱园,桂园,枫园,梅园由此得名。四园傍山而建,在四园环绕的中心,有一个小小的山坡,坡上青草茵茵,绿树挺拔,是个安静聊天的好去处。学生们都称那里为“情人坡”。据说,在情人坡上,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演绎着不同的年轻的爱情故事。


那年,我幸运的成了这座美丽校园的新生,进入了外语学院的法语系,听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而外语学院坐落在离情人坡最近的樱花园,如此诗情画意的组合,令十八岁的我对大学生活满怀着浪漫的憧憬。憧憬时,哪里知道,浪漫的含义不仅仅是鸟语,花香,不仅仅是花前,月下,浪漫更是一种感受,感受中有欢笑,也有泪水……


一个周末,我特意把山地自行车带到了学校,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的欣赏一下校园的风景。在宿舍收拾好东西,我就出发了。整个学校是建在山上的,于是就有很多的小山坡,从樱园一路小坡冲下,被正浓郁的桂花香吸引着,就到了桂园,花香随风飘摇,我的头发随风飘扬,那感觉真的好得意哦。


但往往,人是不能得意的,一得意就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不,就在我得意的时候突然就发现前方坡下有一个人正举着个什么东西对着我不知道在干什么呢。当时自行车的速度很快,再加上是下坡,我不敢猛地踩下刹车,只好尽可能的调整方向想躲过那个人。可是,还就奇怪了,那个人居然追着我的方向跑,丝毫没有要躲开我的样子。“哐”的一声,好了,结果是明显的,我连人带车就翻在地上了。摔在地上时,为了不让自己姿势太难看,我的左手下意识的撑到了地上,支撑了整个身体。“咔嚓”,我听到了两声照相机按动快门的声响,猛一抬头,那个拦我路的人居然举着个照相机对着我照相,天啊,我顿时就爆发了。


“喂,你是不是有神经病啊,你想干什么呀你?你在那儿照什么呀照?”一顿劈头盖脸的“咆哮”,和那座飘香的校园的一定很不和谐。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是,等我定睛一看,一下子愣住了。大概有三十秒的时间,他愣愣的看着我,我也愣愣的看着他,这是个浅棕色皮肤黑卷头发的高大英俊的男孩,但我愣的主要原因是,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中国人。


“你,你听得懂中国话吗?”我开始担心他根本没听懂我在说什么。


“我能听懂,我中文挺好的。”哟,我又愣了一下,中文说得还真不错。


“你想干什么呀,你在照什么?”我确定他能听懂后,我又开始发问了。


“你愿意先站起来吗?”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经他一问,我才想起来自己还坐在地上呢,稍一动弹,就发现我的左手手腕开始有了疼痛的感觉。


“来,我扶你起来吧。”他走了过来,一手把我扶了起来,另一手还捧着他那讨厌的相机。“哇,你的手疼吗?有一个大包。”他叫了起来。


我一听,噗哧一下笑了出来,“你还说你中文好,就只会用一个大包来形容手肿吗?我的手是肿了,可是还不至于有一个大包。”


“噢,谢谢你,我知道了,是‘肿’了,那快走吧。”他认真的说着。


“去哪里啊?”我问他。“去医院。”说完就把我的自行车扶了起来,放到了不远的停车棚里,然后,到校园的大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带上我去了医院。


我的手腕是骨折了,只是比较轻微的骨裂,但因为是很容易活动的部位,所以还是被绑上了石膏。


因为并不很严重,从医院出来,我直接回到了学校。这一来一去的路上,我对这个外国男孩儿有了一些了解。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问他。


“我叫 Mango。”从此后,我叫他芒果。


“你哪来的?”我仗着有语言优势频频主动发问。


Mauritius.”他态度极好的有问就答。


“什么?毛里求斯?就是印度洋上的那个岛?”从那个地方来的人,呵呵,我当时觉得真新鲜。


接下去我又问了很多问题。他已经到中国六年多了,他爷爷觉得中国人的数学都好,所以就让他到中国学数学。他在我们学校从数学本科学起,现在已经是数学系的研究生了。妈妈是印度人,爸爸是毛里求斯出生的,但爷爷是法国人,奶奶是葡萄牙人。难怪,这芒果长了个四不像。


回到宿舍的时候,室友们都已经在了,看到我绑着石膏后面还跟着个外民族的男生,好奇的神情是理所当然的。我转身对芒果说:“好了,你走吧,谢谢你了。”


“好,那,再见。”他老老实实的就说再见了。


他刚一转身,室友们就立刻围到了我身边,她们知道我今天一定有奇遇了。于是,我把如何骑车兜风,如何冲下山坡,如何摔到地上,然后去医院,芒果是怎么一个人毫无保留的跟大家汇报了一遍。


“他为什么要对着你照相啊?”一个室友问我。


嗨,这一问我才发现,我根本就忘了问他为什么要追着我跑,等我摔在了地上还对着照了两张。那晚我躺在床上,想着今天骑车的经历,想着桂园的花香,当然,也想着和芒果的奇遇,突然觉得,其实这一切都挺美好的。


第二天早上,我托着受伤的手,爬上了长长的台阶,准备去食堂买早餐。一走到台阶尽头,就看到了芒果。朝阳下的他,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外套,看到我,他笑着走上来,露出白白的牙,那一刻,我知道,十八岁的我怦然心动了。


“你好啊,芒果。你来干什么呀?”我主动打了招呼。


“我来找你的,我想问你叫什么名字。”看到我已经不再责怪他,他很高兴。


“噢,呵呵,对哦,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我叫颜琪。”我很爽快的告诉了他。但后来,他一直都喊我的姓,叫我颜颜。


那天早上我们一起吃了早餐,因为我的手绑着石膏不方便,芒果包揽了所有的事情,并且他说,要这样直到我石膏拆了为止。


芒果真的说到做到,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每天都来和我一起吃饭,吃完饭帮我洗碗,每天都帮我打开水。我周末从家里回学校时,他都会在校门口,看到我就背起我的包。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拆石膏的日子到了,下课后,芒果陪我去了医院。卸掉这重重的石膏,我的手一下子轻了很多,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并不是同样的轻松。或许是知道,石膏拆了,芒果就不会这样每天都来陪我了。


可爱的芒果已经看出了我的心思,那天晚饭后,他和我散步时走到了情人坡。在那里,他用他那双漂亮深邃的眼睛看着我,那是一双能看到我心里去的眼睛。同时,他用发音并不很标准的中文很认真很认真的对我说出了最纯真的爱情宣言:“颜颜,你就是我的小公主,放心,我不会走开的。”


听到芒果这句话后,我哭了,这句简单的表白,你一定不会觉得有多少力量,可是,如果你和我一样看见了他真诚的眼睛,你一定也会和我一样被感动,被融化……


我的初恋就这样开始了,最初的时光是快乐的,无忧的。


在芒果的国家法语也是非常通用的语言,芒果的法语非常好,这便成了我学习的好帮手,和他在一起,我的法语口语飞速进步着,他用法语给我讲他的国家,告诉我毛里求斯南部神奇的七色泥,据说在那块土地上可以找到七种不同颜色的泥土;还告诉我毛里求斯北部的庞普穆勒斯植物园里有世界上最大的浮莲,据说可以承受一个小baby 的重量;还告诉我在那个植物园里有一种树,一百年开花一次,开花之日,树就死了,花朵有两三米高,那是世界上最大的花。


芒果也非常喜欢中文,他对中文的领悟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像,中文书籍的阅读量是非常大的。并且他中文的写作水平好于他的中文发音。他常常用中文给我写信,说是叫我纠正错误,可是,我几乎已经找不出什么错误。他得意的说自己是个很有语言天赋的男人。而我则夸他是一个能写中文诗的浪漫诗人。


晚饭后自习前,我们会一起在校园里散步,芒果照旧拿着他的相机到处拍着照片。当然照片中经常会有我,芒果镜头中的我是多样化的,他会捕捉我表情的很多生动瞬间,在他的镜头里,我不一定在笑,可能正在发呆,正在赌气,或许正蹙着眉头,正嘟着嘴。从芒果那里我知道了,原来照相可以不用咧着嘴笑。


芒果说:“笑不一定是美的,哭也不一定是丑的,真正的美应该是自然和生动。”


我说:“嗯,可能就是情人之间,看到对方哭都是美的 。在中国我们就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说法。”


芒果问我:“那你知道请人眼里为什么能出西施吗?”


我很不认真的回答他,“反正就是喜欢了,喜欢了怎么看就顺眼了。”


没想到,芒果居然颇有研究的说道:“其实人外貌的美与丑是客观的,不会改变的。但是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却会有能力发现你最美丽的一面,或许这美丽的一面就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我惊异的看着芒果,不仅仅在于他的中文表达的进步,更感慨他对美对爱的认识是如此唯真唯善。


枫叶红过,雪花飘时,迎来了寒假,芒果要回到毛里求斯去看父母,第一次那么长时间的离别,我们都深深的思念着对方。我也第一次体会到情到深处人为何会孤独。中国的新年之夜,芒果打来长途电话,我捧着电话又哭又笑,全然不顾父母疑惑惊奇的注视。分离了二十天后,芒果从毛里求斯提前赶回了中国,他风尘仆仆却依然笑容满面在我面前的出现,便是我们这场爱情的巅峰之作了。


美丽的故事通常都没有尽如人意的结局,似乎已经是一种定律。我和芒果的故事也是这样,或许唯真,唯善亦唯美,却唯独没有逃脱这种定律的约束。


有一天,他拿着一封信走到了我面前,说:“颜颜,这是我爸爸的信,我想给你看,给你看是因为我不想骗你,希望你能和我一起面对。”


那封信是用英语写的,基本意思是这样的:“亲爱的儿子,上次你回来告诉我们你爱上了一个中国女孩儿。寒假未完,你就匆匆离开了。我们都知道你是为了那个女孩儿离开的。你爷爷说,中国人虽然很聪明,但是长期贫穷落后,使他们对钱都看得很重。你爱的那个中国女孩儿,她是爱你,还是爱钱呢?别忘了,你可是我们家所有财产的第一继承人 。希望你好好完成学业,尽早学成回国。毛里求斯才是你精神的归宿,你的爱情,你的将来,你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在这里。” 看完信,我知道书上小说上写了千遍万遍的事儿就发生在我身上了。看来都是平凡的人生,平凡的命运啊。


如果是现在的我,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但当年,我只有十八岁。对芒果那纯到透明的爱怎么能经受这种玷污呢?不过,我没吵也没闹,只是静静的流下了眼泪。这时候,芒果,哎,他真是我最最亲爱的芒果,他伸出手,轻轻的拂拭着我的眼泪,用他具有催眠力量的好听的法语在我耳边说: Ma petite fleur, tu sais pas je taime comme un fou?”我的小花朵,你不知道我爱你有多疯狂吗 )。那一刻我紧紧的抱着芒果,放纵着委屈无奈的眼泪。


事情好象是暂时没有再被提起了,可是我似乎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为了爱勇往直前的状态了,我也终于明白了,原来爱情的世界里不仅仅是两个人那么简单。那封信伤害的不只是我的感情,还有自尊,似乎是一个作为中国人的自尊,最难过的是,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赢回这份自尊。可能,芒果高估了十八岁的中国女孩儿的心理承受能力吧。就这样,我和芒果继续和平共处了两个星期,直到导火索的出现。


一个晚上,我和芒果到学校外的一个很有名的小餐馆吃饭。芒果喜欢那里的鱼香茄子。一进餐馆,就看到了我的两个室友,于是就四个人坐在了一起 。芒果点了一份鱼香茄子饭,我点了一份醋溜鱼片饭。四个人边吃边聊,气氛很是热闹。吃完饭,服务员送来了账单,那个时候在中国从来不问什么分不分帐单的问题,我们四个人吃饭,账单理所当然的就送到了唯一的男士手里。芒果的老外作风就出来了,他问我那两个室友:“我需要帮你们付钱吗?”两个室友立刻拿出了钱包,可是我一听到芒果的话,火气立刻就上来了,我比她们速度都快的拿出了自己钱包,掏出了钱放在了芒果的面前,转身就先走了。


晚上,芒果约我到情人坡,我们大吵一架。


“颜颜,你就为了那个钱的问题发脾气了吗?”芒果似乎很无辜的样子。


“没错,我告诉你芒果,你现在是在中国,中国人之间,男女一起出去吃饭,就是男人付钱。”


“我和你一起,我当然会付钱。但她们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和她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他的中文真是被我培训的够可以了。


“是没关系,但是服务员已经把账单放到你手里了,又不是很贵,你付了又怎样呢?她们都是女孩子,你搞得人家多没面子,还有我,我有你这样一个男朋友更没有面子。”我气急败坏的嚷嚷着。


 “颜颜,正因为我了解中国人的面子,所以我才问她们是否需要我来帮她们付钱。可是她们拒绝了。”


我一听这话,气更不打一处来了,一时间竟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他了,他父亲那封信的羞辱也就噌的一下子冒了出来:“好了,芒果,你这个毛里求斯的大财主,赶紧回毛里求斯继承你家的巨额财产吧,你在中国学了数学,你的脑子一定比所有的毛里求斯人都好用。但是,你可千万别和中国人再交往下去了,因为你再学一百年数学脑子都不会算的比中国人快,小心中国人把你家的钱都骗光了。”


说完那番话,我不顾芒果有什么反应,转身就跑。怎么一切都变得乱七八糟的,乱得我只想赶紧离开。


其实账单问题本身不大,但在那个时期,任何一件小事儿都会成为我们争吵的导火索。现在回想,我只是遭遇了爱情中很普通的一个挫折,只要坚定爱的信念,坚定与相爱的人真正的相知相惜,其他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必要去在意。可那时,爱情在我的心中是圣洁又简单的,我内心深处强烈的排斥着爱情中有任何污点。而这种污点是我想清洗都无法入手的。


接下去的日子,芒果也经常来找我,我是能躲则躲 。或许,我并不是在躲他,而是在躲那一整件事情。我不想面对,也不知道如何面对。


四月,是我所居住的樱园最热闹的时节了,在长长的樱花大道下,抬眼望去的是花团紧簇的粉红色樱花帐篷,最让人动心的却是脚下那一片片飘落的细碎的樱花瓣,虽已落地,却依然美丽,一种让人心碎的美。经历了一场爱情的我,常常在课余时间徘徊在樱花道上,尽量小心的踩着那些落地的花瓣儿,心里却回味着我的芒果,我的爱情。


“小姐,能和你照你一张合影吗?”一天下课后,我在樱花道上徘徊时,居然听了这熟悉的声音。


“芒果?哈哈,芒果!”我高兴的跳了起来,一下子蹦到了芒果的身上,紧紧的揽住了他的脖子。那一刹那的惊喜,我没想到其他任何不开心的事情。还好,樱花时节,校园里游客多,没人注意到我这夸张的举动。


那天,我和芒果照了一张合影,合影中我们俩亲密的依偎,樱花的粉红映衬着我们年轻灿烂的笑容这笑容足以让时间为其静止……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这期间,我和芒果变得像好朋友一样的交往着,我不敢再投入什么爱情,我担心着自己承受不了即将离别的痛苦。


终于,暑假就快到了,这个暑假的到来意味着芒果就要毕业了,也意味着他该回毛里求斯了。一个夜晚,芒果又把我约到了情人坡上,依然用他漂亮的深邃的眼睛真诚的看着我,问道:“颜颜,过些天,我要回毛里求斯了。你愿意一起和我去一次吗?”


猛一听他的建议,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那遥远的印度洋小岛,且不说什么签证的复杂,我就这么和他去,是为了什么?他爷爷鄙视中国人的表情,他父母对我怀疑的态度,一幕幕在我眼前像放电影似的闪过。我去,能做什么呢?捍卫我的爱情?但我怎样能让他们知道,我爱芒果不是为了钱?谁会相信呢?最后芒果会为了我们的爱情和他的家人辛苦的战斗,那最后的最后呢,不知是几败俱伤的结果了。或许能保住我们的爱情,可是,美丽的爱情怎堪如此撞击?千疮百孔的爱情又怎么可能给我和芒果幸福的将来呢? 这么多天我暧昧不清的态度在那一分钟变得明朗了。


在芒果期待的眼神里,我坚定的摇了摇头,眼中,依然有泪水。


两个星期后,芒果走了,我没有去机场送他。他走后的那个晚上,他的同学拿着一本厚厚的大相册来找我,说那是芒果留给我的。


那是一本怎样的相册啊!那是芒果精心制作的送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


打开第一页,我看到了我从山坡上冲下来的那张照片,下面有这样的一段文字:“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颜颜,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朝我冲来,神采飞扬,自信满满,我惊叹,居然有这般生动自然的画面。颜颜,我想告诉你,这就是我眼中的美丽。”


相关阅读